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主管    國家教育行政學院主辦
服務熱線:400-811-9908    操作指南
首頁>高等教育>正文

大學教師的角色內涵、外延及其變遷

摘 要:教師角色是高校的聚焦點。大學教師的角色定位、內涵及外延等隨著時代的變遷而不斷產生著變化。自古代到現代,大學教師的角色表現出鮮明的時代特征。總體來講,中西方大學教師都經歷了從古代社會統治階級思想的政治代言人到近代社會思想變革的引領者,再到現代社會集教育、研究和社會服務于一體的知識創新者的角色變遷。當前,促進大學教師角色轉變,適應時代的變化與發展,需要進一步完善高校教師隊伍建設的相關政策;建立科學合理的激勵和評價制度;根據社會發展要求適當調整教師角色;處理好教學、科研與服務社會的關系等。

關鍵詞:大學教師;教師角色;角色外延;角色變遷

大學教師角色的內涵和外延

古往今來,不同的學者曾對教師角色給出不同定義:唐代韓愈的“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是古代對教師角色經典性的論述。在瑞典教育家胡森主編的《簡明教育百科全書》中,對教師角色所代表的涵義作了三種解釋:一是教師角色就是教師行為;二是教師角色就是教師的社會地位;三是教師角色就是對教師的期望。[1]在《教育大詞典》中,顧明遠先生的定義與胡森有相似之處:“教師與其社會地位、身份相聯系的被期望行為。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是教師的實際角色行為;二是教師角色期望。分析教育哲學家謝弗勒用規定性定義的方式將教師角色歸結為:由教師的互動行為所表現的特定社會地位身份所決定的一系列的外顯行為模式,既指人們對教師行為的一種期望,又指教師個體對自身的期望。[2]車文博在《心理咨詢大百科全書》中認為:“教師角色指社會對教師職能和地位的期望和要求。它規定了教師在教育情境中所應該表現的心理和行為方式。”學者們對教師角色的界定大都談及到兩點:教師的社會地位和對教師行為的期望。本文通過總結歸納,在主要借鑒顧明遠先生定義的基礎上,將大學教師的角色內涵概括為:人們對與大學教師社會地位、身份相聯系的行為期待。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是大學教師的實際角色行為;二是社會及大學教師自身對教師角色的期望。大學教師亙古未變的角色是教育者,是其核心內涵。

近年來,學者們從不同視角對教師角色進行了探討,大大豐富了其內涵和外延。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四個觀點有:一是周宗誠(2001年)在《大學教師社會角色論》中,從大學教師的社會活動和社會關系出發,認為大學教師的社會角色是研究者、教育者、知識分子三者的統一體。二是吳蘭平以知識社會學的理論探討知識與大學教師角色的關系 ,認為大學教師是“知識的傳播者”“知識的組織者”“知識的貢獻者”和“知識的創造者”的有機結合體。[3]三是在互聯網、大數據背景下,聶蕙(2004年)在《論現代教育技術條件下的高校教師角色》一文中,分析了高校教師角色轉換的可能性與必要性,并提出四種教師角色,即指導者和促進者、創造者、協作者、學習者。四是在不同的學習方式下,杜偉(2012年)在《研究性學習中教師角色轉變研究》中認為,研究性學習應對教師角色重新定位,即研究的先行者、參與者、指導者、組織者、學習者等。由此可見,大學教師已由最初的教育者演變出研究者、創造者、指導者和學習者等角色外延。

中西方大學教師角色的變遷

大學作為傳承、研究和創新知識和文化的高等學府,自古至今隨著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的變革而不斷發展變化,大學教師的角色亦隨之表現出不同的時代特征。

第一,大學教師是古代社會統治階級思想的政治代言人。古希臘城邦中的雅典,高等教育由國家管理,國立學校的教師都是由國家派遣具有完善的德行和適宜管理的公民來擔任青年團體管理人,對青年進行教育和訓練。[4]公元2世紀—3世紀,雅典大學作為著名的學術研究中心和高等教育中心,在傳播古希臘文化、科學和學術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此時,最具有代表性的教師是希臘三杰—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蘇格拉底以培養有專門知識的治國人才為己任。他的學生柏拉圖所創辦的阿卡德米學園,是西方歷史上“最早出現的傳授知識、研究學術的一所綜合性高等教育性質的學校”。[5]柏拉圖以培養哲學家和軍人為教育目標,認為執政者應該是“哲學王”。他最有名的學生亞里士多德同樣高度重視教育,主張國家主管教育,認為“邦國如果忽視教育,其政治必將損毀”[6]。

我國最早的具有高等教育性質的學府是稷下學宮,其集咨政、議政和講學為一體的性質決定了它的教師既是教育者,也是學者和政客。自漢代起,歷代高等學府—太學中的教師“博士”,除履行教育教學工作外,還參與政府的政治、學術活動。除了稷下學宮和太學,元朝由中央掌管的書院也逐漸改變了宋朝時學術研究機構的形象,官學化傾向嚴重,宣傳國家政治思想已成為教師講授專業知識外的重要工作內容之一,教師的角色由先前的教學者和研究者轉變為統治思想的宣傳者和守衛者。在待遇上,自漢代以來的統治者們給予這些教師豐厚的物質待遇。明初,高等教育教師的俸祿能管一家大小的吃、穿、住、行,其待遇是很豐厚的,愿意做教師者人數頗多。[7]

第二,大學教師是近代社會思想變革的引領者。中世紀大學的興起使其成為近代大學的開端。教師最初多是教會人員,同時也是大學事務的管理者。在中世紀“學生”大學和“先生”大學兩種領導體制下,教師是“學生”大學里的純粹教學人員,在“教師”大學中管理日常教學和行政事務,如博洛尼亞大學和巴黎大學。19世紀初,洪堡在吸收哈勒大學和哥廷根大學改革經驗的基礎上,以新人文主義精神為指導,創辦新式的柏林大學。洪堡強調把客觀的學問與主觀的教養相結合,教學與科研相結合。研究從此成為大學重要的工作和使命,當教授必須是學術大師時,研究者也就成為教師分內的角色。[8] 1876年,美國新成立的霍普金斯大學在全國首設研究生院,帶領一批大學紛紛邁入研究型大學的行列。在其影響下,大學的研究職能和教師的研究者角色日益突出。后來,美國實用主義思想的盛行促進了大學教育理念的新發展,同時美國政府通過頒布《莫雷爾法案》等多項法案和政策要求高等教育為美國國家和社會服務,服務職能成為大學一項新的職能,大學教師開始扮演著社會服務者的角色。[9]

清末學習西方時,我國建立起近現代意義最早的大學。后來,自京師大學堂等新式學校的創辦到北京大學的改革,再到抗日戰爭時期民國大學的搬遷,大學教師被稱為“教員”,是傳授專業知識的學者。此時,大學教師的研究者角色也日益顯現。蔡元培執掌北京大學時,認定“所謂大學者,非僅為多數學生按時授課,造成一畢業生之資格而已也,實以是為共同研究學術之機關。”[10]這種對于大學教員首重學術造詣的聘任標準,并不僅僅是少數政治家、教育家的主張,而是大學教員隊伍的現狀,也是各大學聘任教員時的共識,即使是在政府頒布的大學教員的聘任標準中,也只是將學歷和學術造詣作為惟一重要的資格要求。[11]正是這種重學術而輕政治傾向的選聘機制,促進了大學教師研究職能的強化和大學中思想的自由發展,孕育出許多促進社會進步的新思想。大學教師群體也發生了蛻變,成為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倡導者,其激進民主主義思想成為當時最富有時代意識的思想潮流。他們懷著深厚的愛國情懷和民眾情懷始終活躍在民族獨立和國家解放的前沿,[12]是傳播先進思想和促進社會變革的引領者。

第三,大學教師是現代社會大數據互聯網時代的知識創新者。互聯網時代背景下,大學教師成為集教學、研究和服務于一體的知識創新者。這種知識創新既指自身專業知識的創新,也指教學過程中傳授知識形式的創新。傳統課堂下采用的班級授課制可讓學生在短期內有效獲取系統知識,但在因材施教方面存在弊端。一些學者和教師們利用互聯網的優點研究新的教學方式,為學生有效學習發展服務,微課、翻轉課堂和慕課等新的教學形式應運而生。教學形式的改變意味著教師傳授知識形式的改變,教師可根據大學生的個性特點設立不同的研究課題,開展創新教學。例如:利用翻轉課堂的教學形式,培養學生課下自學能力、思考能力和課上自我反思、交流表達等能力。

當前,世界各國都高度重視人工智能技術與大數據分析在教育教學中的應用,這就要求大學教師在更新自身專業知識的基礎上,還要學習新興技術并將其運用于知識創新與教學的全過程。2018年4月,教育部印發《高等學校人工智能創新行動計劃》,要求推進“新工科”建設,重視人工智能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與計算機、控制、統計學、物理學、生物學、心理學、社會學、法學等學科專業教育的交叉融合,形成“人工智能+X”復合專業培養新模式。[13]近年來,一些大學教師已經借助大數據等技術開展了教學實驗應用。例如:2017年,密西根大學的教師利用團隊研發的輔助評分工具M-Write,利用文本自動分析技術,借助不同的算法(如詞匯匹配、題目匹配)分析學生提交的文章內容,從而找到了學生論文中存在的問題。

新時代對大學教師角色的幾點思考

2019年2月26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副司長范海林表示: “我們已建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高等教育體系,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達48.1%。”我國即將由高等教育大眾化階段進入普及化階段。[14]在此背景下,大學教師的作用和影響將更加重要,對大學教師的角色定位也需要進行一些新的思考和認識。

第一,完善高校教師隊伍建設的相關政策,引導大學教師角色外延的發展。政府在高等教育的改革發展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通過完善相關的高校教師隊伍建設政策,有助于引導大學教師充分認識研究者、服務者和知識創新者等角色外延。中國高等教育改革歷來都是自上而下的: 治理的方案是政府核定的,治理的步驟是政府推進的,治理的空間是政府釋放的,治理的結果是政府可控的。[15]高校教師隊伍建設過程中,政府須進一步發揮主導引領規范作用,完善師資建設政策體系,明確師資考核條件細則,為教師的發展指明方向。在從中央到地方政策細化的過程中,促進大學教師對角色外延認識的深化,為角色轉變提供方向引領和制度保障。

第二,建立科學合理的激勵和評價制度,減輕大學教師的職業倦怠感。大學教師的職業倦怠感來源于大學生的不良表現、自身生活壓力和繁重的教學任務等多方面,其中學校科學合理的激勵和評價制度是減輕職業倦怠感的關鍵。學校評價重量化,如大學教師職稱評定最終量化分解為論文、研究項目數量的多少以及論文發表所在期刊、研究項目的等級劃分,假設通過實證方法就能確定各因素的結構和關系,構建出整套“指標”,從而界定出所謂的“優秀教師”“高級教師”。[16]量化的職稱評定方式、“五唯”的評價導向,加劇了教學與科研的雙重壓力,使部分教師出現學術不端行為,破壞學術風氣、敗壞師德建設,加重教師的職業倦怠感。因此,學校評價激勵制度要突出教育教學業績和師德考核,將教授為本科生上課作為基本制度,所有教師都要承擔教育教學工作;完善科研評價導向,堅持服務國家需求和注重實際貢獻;尊重學科差異、崗位差異,尊重教師成長發展規律,注重分類考核評價,引領教師專業發展。[17]促進量化評價與質性評價相結合,讓學術型和教學型教師都能得到科學合理的評價,調動其工作積極性,緩解職業倦怠感,涵養學術共同體。

第三,增強時代敏感性,根據社會發展要求適當調整自身角色。新的時代發展特點和學生發展特征,要求大學教師及時根據社會要求調整角色。一方面,不同時代對大學教師的角色期望不同。從古代社會的政治代言人到近代社會的思想引領者,教師角色隨時代而變化。互聯網時代的現代社會對其教學研究和知識創新等方面又提出新的期望和挑戰。這需要大學教師充分認識到新興技術對教學的影響,積極學習大數據分析等新技術,提升自身的信息素養,努力實現從教學主導者向引導者和創新者的轉變。另一方面,不同時期大學生的發展特點對教學提出新的要求。當代大學生積極追求新思想,個性張揚。準確把握新時期大學生的性格特征,關注學生思想變化,幫助其培養良好的生活、學習習慣,也是新時期大學教師進行角色轉變的職責所在。

第四,處理好教學與科研的關系,履行好教育者和研究者的角色。大學教師職業角色的核心內涵是教育者,教書育人是教師的本質使命。大學教師的職業性質要求其既要教育學生,也要開展研究、引領和促進社會進步。如何恰當扮演教育者和研究者的雙重角色是大學教師面臨的最直接的問題。一方面,研究學術要抱定宗旨,維護學術真理。“假如一種學術,只是政治的工具,文明的粉飾,或者為經濟所左右,完全為被動的產物,那么這一種學術,就不是真正的學術。因為真正的學術是人類理智和自由精神最高的表現。”[18]另一方面,教學中要關愛學生,為學生發展著想,不可因功利性的學術研究而對教學工作敷衍塞責。要合理處理二者關系,激發學生興趣,培養學生勤于思考和善于發現問題的能力,引導大學生參與研究過程、學習研究方法、積累研究經驗,促進學生開展理論與實踐相結合式的學習,在扮演研究者角色的同時也履行教育者的使命。(作者:檀慧玲 劉笑笑,單位:北京師范大學)

參考文獻:

[1]中央教育科學研究所比較教育研究室編譯.簡明國際教育百科全書·教學(上)[M].北京:教育科學出版社,1990:282.

[2]陳桂梅.教師角色的“變”與“不變”:基于新課程實施的現實觀照和理性思考[D].西安:陜西師范大學, 2006.

[3]吳蘭平.知識社會學:大學教師角色研究的新視角[J].煤炭高等教育,2005(5):30-32.

[4]左熙之.西方教師身份的歷史嬗變[D].濟南:山東師范大學,2014.

[5]程禹文.世界全史—世界古代中期文化教育史[M].北京: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1996:51.

[6](古希臘)亞里士多德.政治學[M].吳壽彭,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65:406.

[7]張傳燧,趙嶷娟.中國古代高等學校教師管理及其啟示[J].大學教育科學,2006(4):15-19.

[8]張蕾.高等學校教師角色的演變與類型[J].清華大學教育研究,2006(S1):36-40.

[9]楊淋媛.大學教師的角色演變及啟示—基于中西方大學的比較研究[J].貴州師范學院學報,2017,33(10):79-84.

[10]高平叔.蔡元培全集:第三卷(1917-1920)[M].北京:中華書局,1984.

[11]胡金平.從教師稱謂的變遷看教師角色與知識結構的轉變[J].南京師大學報(社會科學版),2007(3):87-91.

[12]張蘇.大學教師社會角色百年回顧—以福建師范大學為例[D].福州:福建師范大學, 2007.

[13]余勝泉.人工智能教師的未來角色[J].開放教育研究,2018(1):16-28

[14]教育部:中國即將由高等教育大眾化階段進入普及化階段[EB/OL].(2019-02-27)[2019-09-19].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26574779775586646&wfr=spider&for=pc.

[15]薛泉.“自上而下”社會治理模式的生成機理及其運行邏輯—一種歷史維度的考察[J].廣東社會科學,2015(4):202-210.

[16]趙燕,汪霞.對我國大學教師評價制度的反思與建議[J].高校教育管理,2019,13(2):117-124.

[17]寧濱.新時代加強高校教師隊伍建設的若干思考[J].中國高教研究,2018(4):5-8.

[18]賀麟.文化與人生[M].北京:商務印書館,1988:247.

[19]楊菁.國內近十年教師角色研究綜述[J].寧波廣播電視大學學報,2016(6):26-29.

[20]曲張.高校教師的角色意識及其影響因素研究[D].武漢:華中師范大學,2014.

[21]人工智能時代怎樣當老師?[EB/OL].(2018-05-02)[2019-09-19].http://www.edu.cn/rd/gao_xiao_cheng_guo/gao_xiao_zi_xun/201805/t20180502_1598003.shtml.

[22]Sílvia Monteiro, Leandro S.Almeida,Rosa M. Vasconcelos. The role of teachers at university: What do high achiever students look for?[J].Journal of the Scholarship of Teaching and Learning,2012:65-67.

《北京教育》雜志

作者:檀慧玲 劉笑笑

0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主管  國家教育行政學院主辦  北京國人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運維  

京ICP備10030144號  京公網安備 11011502002811號

 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a一天堂网,色婷婷亚洲婷婷7月,快播三级片,黄色视频网,九九热线有精品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