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主管    國家教育行政學院主辦
服務熱線:400-811-9908    操作指南
首頁>高等教育>正文

功能·領導力·角色定位:現代大學與大學校長

摘 要:在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關鍵時期,討論大學校長的領導力與角色定位,應從大學這一古老而常新的機構所承擔的核心功能—知識傳承、傳播與創新出發。在面向以新一輪知識革命為根本動力的新科技產業革命進程中,中國的大學校長應堅定政治信仰,厚植家國情懷,用哲學觀與歷史觀理性分析中國大學改革創新所面對的問題與挑戰,用一流的教育理念與學術前瞻能力、廣闊的國際視野與全球戰略眼光、堅定的執行推進與綜合協調能力、高尚的道德修養與人格魅力帶領學校邁進“一流”,成為擁有政治智慧、理性判斷、學術前瞻、管理才能、全球眼光與高尚情操的、懂政治的教育家。

關鍵詞:現代大學功能;領導力;大學校長

縱觀人類社會發展全部歷史,大學在人類文明傳承、傳播與創新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當前,我國正處于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決勝時期,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高等教育強國戰略、人力資源強國戰略賦予高等教育更加重要的使命與責任;建設世界一流大學,辦好人民滿意的高等教育,對大學校長提出新的要求與新的挑戰。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創新”對中國全面深化改革和發展的重要作用,指出:“創新是一個民族進步的靈魂,是一個國家興旺發達的不竭動力,也是中華民族最深沉的民族稟賦。在激烈的國際競爭中,惟創新者進,惟創新者強,惟創新者勝”。[1]在這樣的宏觀背景下,在實現高等教育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中國特色現代大學制度,完善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的制度前提下,大學校長應該具備什么樣的領導力?應該如何準確定位自身角色?從而完成黨和國家賦予校長們的歷史使命和任務,是一個需要繼續認真思考的時代命題。

知識傳承、傳播與創新是現代大學的核心功能

約翰·S.布魯貝克在《高等教育哲學》一書中闡明:“在較大規模的現代社會,無論該社會的政治、經濟或宗教制度是什么類型,都需要建立一個機構來傳遞高深知識,分析、批判現存的知識,并探索新的學問領域,大學正是這樣的一個機構”。[2]克拉克?科爾在其《大學的功用》一書中指出:“(大學)在維護、傳播和研究永恒真理方面的作用,在探索新知識方面的能力,以及在服務于文明社會眾多領域方面所作的貢獻都是無與倫比的”。[3]事實上,在任何時代,大學都是以知識為中心展開的,它的核心功能是進行知識的保存、整理和傳播,并在這一過程中發展、創新知識。也正因為大學在知識傳承、傳播與創新中的重要作用,使其成為聯結社會、政府、企業、學校的橋梁和紐帶,[4]決定了大學在人類社會發展與國家戰略體系中的重要地位。

從不同的視角出發,學界對大學功能進行了諸多探討。在國內高等教育界,一般認為作為高等教育機構的大學承擔五項職能,即人才培養、科學研究、服務社會、文化傳承與創新、國際交流與合作。當然,這五項基本功能在大學發展史上并不是同時具備的。以意大利博洛尼亞大學為起點的中世紀大學的主要任務是培養文、法、神、醫等專門人才;始于19世紀洪堡時期的德國柏林大學改革是“教學與科研相統一”的里程碑;20世紀美國威斯康辛思想則彰顯了大學的社會服務功能;21世紀,隨著知識經濟、信息經濟、全球化、高等教育普及化、人工智能等新形勢的出現,大學被定義了更多的功能,如文化傳承、國際交流合作等。不難發現,無論大學的功能如何變化或者表述,其始終有一條主線,那就是知識的傳承、傳播與創新,當然在不同時期,主流的知識類型在不斷變化。中世紀大學的誕生,使得大學成為傳播高深知識的教育中心,不過那時獨占鰲頭的知識主要是人文知識。現代大學中的科學研究、社會服務體現的則是知識創新與應用,不過此時受重視的知識主要是自然科學知識。21世紀以來,人們開始思考多元知識的重要性,學科交融、知識交叉成為知識創新的重要來源。

總之,從人類文明與知識發展的視角來看,承擔知識傳承、傳播與創新正是大學發揮其功用的根本所在。因此,大學作為知識型社會組織,其本質是一個學術共同體,根基是學術,根本任務是立德樹人,通過科學研究推動知識創新,進而推動人才培養創新,實現服務社會,促進國際交流合作。創造“中國特色、世界一流”的大學發展機制,必須確立科學研究支撐和引領這一現代大學的本質,以知識創新為根本動力,加強大學學術共同體建設,一致性地研究大學發展和改革。[5]

知識傳承、傳播與創新視域中的大學校長領導力

可以預見的是,面向以新一輪知識革命為根本動力的新科技產業革命,面向以知識爆炸與文明多樣為特征的充滿不確定性的全球多元沖突與多極碰撞,大學作為知識創新的發動機與人類精神文明家園的守護者,使命更加重大,功能更加多樣。當然,面臨的挑戰也將更加嚴峻。大學組織所面臨的新挑戰,必然對大學校長的領導力提出新的考驗與新的要求。

1.具備堅定的政治信仰與深厚的家國情懷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指出,每個國家都是按照自己的政治要求來培養人的,世界一流大學都是在服務自己國家發展中成長起來的;中國有獨特的歷史、文化和國情,決定了中國必須走自己的高等教育發展道路,扎根中國大地辦大學。確實,無論歷史還是現在,大學的發展如果脫離了本國文化土壤,失去了國家政治的支持,那就相當于失去了動力之源,即使是繼承了盎格魯·撒克遜傳統,以理性、自由為標榜的英美大學,同樣在現代化進程中承擔著重要的政治使命。這一點,約翰·S.布魯貝克在其著名的《高等教育哲學》一書中有著清晰的分析:“大學確立它地位的途徑有兩種,即存在兩種主要的高等教育哲學,一種哲學主要是以認識論為基礎,另一種哲學則以政治論為基礎。但自19世紀以來,國家與大學的關系越來越密切,政治論的高等教育哲學逐漸占據上風。因此,對高等教育在政治上的合法地位用不著大驚小怪,所有偉大的教育哲學家都把教育作為政治的分支來看待,柏拉圖、亞里士多德、杜威都是如此”。[6]現代社會國家與大學的關系,決定了大學組織在國家中具有舉足輕重的政治地位,決定了大學組織必須擔當起國家民族振興與發展的重任,也決定了大學校長首先必須具備堅定的政治信仰與深厚的家國情懷。

新中國成立以來,無論在國家成立初期全面開展高等教育系統改造,還是在改革開放初期恢復高等教育體系;無論是在20世紀末期為適應深化市場經濟體制改革開展高等教育體制改革,還是在面向新一輪科技產業革命深化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的新時代,一大批政治信仰堅定、家國情懷深厚的大學校長們,心懷國家民族偉大復興的政治使命,在中國高等教育取得舉世矚目輝煌成就的偉大進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回顧歷史,展望未來,中國大學校長必須繼續以堅定的政治信仰為初心,以深厚的家國情懷為動力,堅持正確政治方向,提高政治站位,堅持教育為中國共產黨治國理政服務、為鞏固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服務、為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服務、為人民服務,按照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辦好人民滿意的大學。

2.具備用哲學觀和歷史觀理性分析問題的能力

習近平總書記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上的講話中指出:“萬物得其本者生,百事得其道者成”。如何認識事物發展的“本”,涉及到用哲學觀來認識事物與分析問題;如何科學把握事物發展的“道”,涉及到用歷史觀來理性分析事物發展的基本規律。早在20世紀60年代,克拉克·科爾就用“巨型大學”來描述大學的多樣性與復雜性。時至今日,新的科技產業革命、全球文化沖突、世界多極化發展、政府(市場、社會)等主體的多樣需求,使大學組織處于更加復雜與不確定的發展環境中。在這樣的“處境”之下,如何處理好大學與外部社會之間的關系、如何處理好現代大學歷史與未來的關系、如何處理好大學組織“堅守”“適應”“引領”的關系,都需要理性的回答。大學校長只有從哲學觀的角度出發,科學認識大學之本、問題之本,才能在紛繁復雜的關系中,找準大學的位置與正確的辦學方向;只有用歷史觀的視角分析,才能準確把握大學“變”與“不變”的規律,才能知道它從哪里來,并將到哪里去。

針對中國大學發展以及世界一流大學的建設目標,用哲學觀來分析中國大學之“本”,必須清晰認識全球化與本土化的問題,厘清“中國特色”與“世界一流”的關系。這就要求我們在遵循所有大學之“本”的同時,科學認識中國大學之“本”;用歷史觀來分析中國大學發展,既要把握歷史脈絡中的大學發展規律,更要清醒地認識到中國大學在艱難歷史中的輝煌成就。事實上,百年中國大學發展史,超過一半的時間是在戰火紛飛、內憂外患中辦大學,中國在一個和平和諧環境中全心全意、安心安靜辦大學的時間僅有半個多世紀。然而,也就是在這不長的時間里,中國大學就從世界高等教育的邊緣走向中心,這一歷史發展足以證明中國高等教育發展的能力,也足以使我們相信中國建設世界一流高等教育體系與世界一流大學的未來可期。

3.具備一流的教育理念與學術前瞻能力

英國著名教育家阿什比指出:“大學的興旺與否,取決于其內部由誰控制”。[7]一部世界一流大學發展史,同樣也是一部一流教育理念發展史。一流教育理念的形成至少需要科學認識或處理以下幾個問題:作為承擔著人類文明傳承、傳播與創新的組織機構,大學在社會復雜系統中的角色“應然”與“實然”;多重功能交織下的大學核心使命與各功能之間的邏輯關系;大學組織內外多個主體或對象之間矛盾沖突是否具有可以協調的“共同點”;教育理念或理論與豐富實踐或經驗之間如何有機融合,亦或“仰望星空與腳踏實地”之間如何實現辯證統一。

大學是一個學術共同體,是學術人才匯集的場所,更是學術觀點“齊放爭鳴”的知識創新陣地。因此,只有具備了超前的眼光和卓越的學術見識,校長才能贏得學界的尊重,才能成為大學這個學術共同體的領導人;同樣,大學校長只有具備了對學術發展的前瞻力與預見力,才能保證大學這一知識傳承與創新機構的正確發展方向。必須指出的是,這里所講的大學校長的學術前瞻力,并非指某一學科而言,更非僅限大學校長個人的學科研究領域,而是超出個人學術領域,能夠全面了解知識發展整體趨勢,洞悉學術規律,具備對知識發展的整體預判。這就要求大學校長,能夠與校內外各學科專家充分溝通,聽取、吸收其觀點意見,博采眾長,整體把握,進而形成高屋建瓴的方向性預見,并轉化成學校辦學整體戰略決策。

4.具有廣闊的國際視野與全球戰略眼光

哈佛大學著名女校長福斯特指出:“在全球化的時代中,越來越起主導作用的是知識、信息和觀點。因此,大學的地位,在知識經濟時代,就自然而然成為了全球體制中的首要動力”。[8]她同時強調:“在數字化時代,信念與抱負沒有邊界的限制。而新的知識經濟的全球化特征,使得大學的未來發展也必須是全球化的”。確實,中國高等教育的發展離不開世界,世界高等教育的繁榮需要中國的參與和建設,這就要求中國大學校長應該具備廣闊的國際視野與全球戰略眼光,要全面了解世界高等教育發展趨勢,要準確定位中國大學在世界大學體系中的角色與地位,要積極借鑒世界一流大學先進的發展經驗,要以放眼世界、胸懷全球的魄力和責任擔當,領導中國大學邁進世界高等教育中心,要以解決全球問題、培養國際化人才、服務全球發展為目標,建設一流大學。

5.具備堅定的執行推進與綜合協調能力

克拉克·科爾在描述“巨型大學”校長面對的工作局面時,曾引用魯道夫的一句話:“校長職位是充滿危險的職位,他要對付那么多的模棱兩可,遭遇那么多不同的事,要面對一種微妙的利益平衡,一種文質彬彬的拔河,一種對各項強調的混合”。[9]確實,如今的大學改革與發展,所面臨的復雜程度,所需要調停的利益主體,所受到的約束因素,所要面對的服務對象,非常之多。一方面,就需要大學校長擁有堅定的執行推進能力與毅力。對學校按照中國特色現代大學制度精神與程序做出的正確決策,校長們應該持之以恒地堅定執行推進,堅決避免在改革中一遇到困難就退縮或放棄。另一方面,校長應該具備順利推進改革的綜合協調能力,妥善協調校內外各種關系,團結學校領導干部與廣大師生,善于溝通協商,善于合作共處,善于統籌資源。

6.擁有高尚的道德修養與人格魅力

在關于領導力的研究中,領導者的道德修養與人格魅力是非權力性影響力的最高境界,但同樣也是最為持久、最具感召力、凝聚力的影響力。事實上,在現代大學發展史上,高尚的道德修養與人格魅力,是所有卓越大學校長們的共同品質。為什么大學校長更需要這一品質?根本原因還是因為大學承擔著知識傳承、傳播與創新這一根本功能。更進一步講,從組織機構的角度來看,是大學承擔這一功能;而從本質來看,這一個功能的實際承擔者是教師與學生,是最具學識、最具特質、最需尊重、最向往自由的一個群體。恰恰是大學組織內“活生生”的生命群體,決定了大學校長更需要高尚的道德品質與人格魅力。如果將教師比喻為園丁,那么大學校長就應該是“園丁的園丁”,是最不應該有“領導”樣子的領導者。

現代大學校長的角色定位

關于大學校長的角色,國內外學界都有非常豐富的研究。克拉克·科爾認為大學校長應該有四種角色:一是作為調解人,他要解決各種矛盾和糾紛;二是作為發起人,他要推動學校的各項工作;三是作為斗士,他要為自由和質量戰斗;四是作為形象的創造者,他要為大學創造一個良好的社會形象。[10]斯坦福大學榮譽校長卡斯珀爾把美國大學校長扮演的角色概括為九種:龐大機構的領導人、特殊的首席執行官、大學理事會成員、募捐人、教育家、學者、公眾人物、社會工作者、娛樂伙伴。[11]我國有學者認為大學校長應該扮演好四種基本角色:一是學術利益的代言人,二是國家教育政策的執行人,三是教師的楷模,四是社會利益的主動反映者。[12]縱觀關于大學校長角色的研究,有一個引人注意的問題:一方面,研究都認為大學校長具有多重角色;另一方面,對大學校長多重角色的內涵與外延,甚至角色種類,并沒有共識,每一個研究者的心中,都有不同的大學校長角色認知、角色定位或角色類型。

從表象或關系來看,大學校長確實是一個多重角色的復合體,這一“符號”代表了其工作的復雜性與責任承擔的多樣性。但是,大學校長的多重角色之間是否有邏輯關系;或者說,多重角色中,哪個角色才最應該是大學校長的角色定位呢?事實上,理性認識大學校長的角色,要從大學組織的功能出發,大學承擔著什么樣的核心功能,決定了大學校長應具備什么樣的領導力,決定了大學校長應成為什么樣的角色。

從知識傳承、傳播與創新這一核心功能出發,教育家的使命與理想正是實現知識傳承、傳播與創新。按照這一邏輯,大學校長的角色定位應該是教育家,至少說,其首要角色定位是教育家。而對于其他的角色,恰恰應該是一個教育家校長為了實現大學使命與功能,應該具備的多種能力或素質。為了充分發揮大學在國家興盛、民族復興、國家文明傳承創新中的作用,大學校長應該具備堅定的政治信仰與深厚的家國情懷;為了能夠科學認識大學的本質與辦學規律,大學校長應該具備用哲學觀與歷史觀理性分析問題的能力;為了成就卓越大學、激發知識創新、培養卓越人才,大學校長應該具備一流的教育理念與學術前瞻能力;為了能夠在全球范圍內認識與理解大學,理順全球化與本土化的關系,完成大學組織在全球人類命運共同體中的使命,大學校長應該具備國際視野與全球戰略眼光;為了能夠有效協調內外關系,堅定不移地推進理念與政策的執行,大學校長應該具備堅定的執行推進與綜合協調能力,成為管理專家;為了充分尊重大學組織特性,特別是凝聚代表著人類文明的教師與學生共同促進知識傳承創新,大學校長必須擁有高尚的道德品質與人格魅力。總之,為了實現國家對大學的使命要求,成為真正懂政治的教育家,應是大學校長們的共同追求,也是大學校長的首要角色。(作者王瑤琪,系中央財經大學黨委副書記、校長)

參考文獻:

[1]習近平在歐美同學會成立100周年慶祝大會上的講話[EB/OL].(2013-10-21)[2019-07-20].http://cpc.people.com.cn/n/2013/1022/c64094-23281641.html.

[2](美)約翰·S.布魯貝克.高等教育哲學[M].王承緒,譯.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1987:22.

[3](美)克拉克·科爾.大學的功用[M].陳學飛,等,譯.南昌:江西教育出版社,1993:29.

[4]馬海泉,樊秀娣.知識創新能力:大學的核心價值[J].中國高校科技,2019(5):4-9.

[5]周湘林,馬海泉.探索科教融合下的大學學術及學術共同體[J].中國高校科技,2017(10):4-6.

[6](美)約翰·S.布魯貝克.高等教育哲學[M].王承緒,譯.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1987:12.

[7](美)伯頓·R.克拉克.高等教育系統—學術組織的跨國研究[M].王承緒,等,譯.杭州:杭州大學出版社,1994:121.

[8]郭英劍.哈佛大學校長福斯特:大學在變革的世界中的角色[N].科學時報,2011-01-04(B3).

[9](美)克拉克·克爾.大學之用(第五版)[M].高铦,等,譯.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8:20.

[10](美)克拉克·克爾.大學之用(第五版)[M].高铦,等,譯.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8:23-31.

[11]李延成.美國大學校長的角色變遷[J].中國高等教育,2001(Z1):57-58.

[12]王洪才.大學校長:使命·角色·選拔[M].上海: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2009:34-37.

《北京教育》雜志

作者:王瑤琪

0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主管  國家教育行政學院主辦  北京國人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運維  

京ICP備10030144號  京公網安備 11011502002811號

 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a一天堂网,色婷婷亚洲婷婷7月,快播三级片,黄色视频网,九九热线有精品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