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主管    國家教育行政學院主辦
服務熱線:400-811-9908    操作指南
首頁>基礎教育>正文

為兒童種下“關懷”的種子

打破常規,實施“班級導師制”,每個班級都有三名班主任,全校1129位學生都擁有自己的導師;建立“成長合伙人”,讓每個新教師一進校都有看得見的進步;這所成立僅僅兩年多的新學校,率先提出“關懷教育”,將愛與關懷傳遞給每一個人,用實實在在的行動贏得了老百姓的口碑。

當一個家庭三個孩子,在兩所學校遇上同一位校長,會發生什么故事呢?

這一幕就發生在深圳紅樹林外國語小學。

10月12日,深圳實驗學校高二學生李芙化身“小老師”,與紅樹林外國語小學三(2)班的同學分享如何管理時間,下面的聽眾就有她的弟弟和妹妹。

緣分就是這么奇妙,盡管三姐弟所上小學不同,但都有一個共同的校長——李唯。

“特別感動,這是我們家的福氣。”家長潔輝由衷地說。

“許多小事可能在校長和老師心中已變得模糊,但這些事在我的成長歷程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李芙發現,教師這個職業就是有這樣強大的魔力,她甚至有了做教師的沖動。

而在李唯看來,這些教育的“小事”并不小,她特別喜歡帕克·帕爾默在《教學勇氣》中說的一句話,“學生或許記不住當年你曾教給他的知識,但你對他的關懷和愛,卻讓他刻骨銘心”。

的確,雖然是一所新建兩年的學校,但在這里,關懷和愛每天都在發生。

人人是導師,個個受關懷

2017年2月,一個全新的任命擺在李唯面前:紅樹林外國語小學校長。作為深圳市寶安區第一所公辦外國語小學的校長,她被寄予厚望。

學校是全新的,教師也是全新的,該以什么樣的理念來面對這所新學校?是做了十幾年的“國旗下講話”,還是已經駕輕就熟的“生命自覺教育”?

李唯顯然不是一個愿意復制過去的人。

直到幾個月后的5月6日,在讀內爾·諾丁斯的《培養有道德的人》時,一句話打動了李唯:教育的目標不僅僅是促進學生的智力發展和學業進步,更是培養能夠關懷他人、有能力、有愛心同時也值得別人愛的人。

那一刻,做了35年教師的李唯感覺,自己以前的許多做法在這里找到了理論依據。為什么設置教師社團,為什么讓教師分享“生命中的重要他人”,不就是先讓教師成為一個有關懷力的人嗎?

那年的9月,新學校的第一個開學季,李唯發出倡議,全校教師共讀《培養有道德的人》,分享體會。

在討論中,“關懷每一人,開懷每一天”成為大家的共識,也成為新學校的校訓。

關懷不僅僅是口頭上的共識,更要落實在行動中。

每班50多個學生,這樣的“大班額”怎么落實關懷?

班級導師制就這樣應運而生。

“以往班主任一個人負責全班每個學生的學習、德育,但現在我們的教師人人是導師,學生個個受關懷。”副校長黃蓓紅說。

在紅樹林外國語小學,每個班級由班主任和另外兩名科任教師組成導師組,他們分別是副班主任、助理班主任,同時還會有一位學校行政人員擔任行政督導。

行政督導和導師會按照日常行為習慣、學習情況把學生分成三組,并按照50%、30%、20%的比例分給班主任、副班主任和助理班主任。對于所負責的學生,導師應做到每周至少與學生談一次話,了解他們的學習情況、心理狀態、行為習慣等,每周記錄并形成月反饋表給到家長。然后,家長再將反饋傳遞給導師,形成一種家校溝通的固定模式。

“得知學校實施班級導師制,一些校長說我‘好狠’,把人用到了極致。”李唯笑著坦言,這樣做雖然增加了教師的工作量,但也加快了新教師的成長速度。更重要的是,“學校里90%的教師都是新教師,他們如果不能與學生建立良性的關系,學生是不會跟著他們學習的”。

要關系,不要佛系

在紅樹林外國語小學,導師不好當。

做導師的首要職責是每周與學生談一次話,僅此一項就難住了許多新教師。

“第一次談話,我問了十幾個問題,說得口干舌燥,學生的回答就是‘是’與‘不是’,面無表情,簡簡單單的幾個字就把我打發了。”教師魏原艦無比挫敗。那一刻他的想法是:是不是自己的問題有問題,是不是自己根本就不適合當老師。

談話不好談,“問題孩子”的表現更讓導師們頭痛無比。

每個星期都要哭七八次的小女孩;輪流生病的雙胞胎兄弟;一天要打10個同學的暴躁小男孩……

教師姜會芬直言,自己曾有一天在微信里收到了家長發來的15個哭臉、30個心碎表情包,那一天感覺真是糟透了。

“我感覺孩子的世界就像漫威世界里的平行宇宙,完全與我們不一樣。”教師李亞文沮喪地說。

不知道與學生聊什么?不知道怎么去關懷學生?在學校課程中心主任李意新看來,其實都指向同一個問題——教師還沒有走進學生內心,還沒能贏得學生的信任。

“導師是學生遇到挫折時第一個想求助的人,面對各種突發問題,導師自己首先要具備關懷的能力。”李意新說。

為了和學生“有得聊”,導師們開始在教課之余每天保持至少聽課一節的節奏,觀察自己所負責學生的表現。同時,在行政督導的幫助下,導師們開始準備的談話提綱不再是把話聊死的“封閉性問題”,而是更多的“開放性問題”。

“面對孩子的每一個問題,你要給他時間。關懷最重要的是了解,了解孩子才能給予適宜的關懷。”在做了半年時間的班主任后,李亞文開始有了心得。

“尊重學生的獨立思想,不逼他們做我心目中的好學生。”畢業于英國伯明翰大學的博士教師張丹丹看似文弱,卻有著自己的堅持。

事實證明,堅持“關懷”,就會看到進步。

在與學生小軒的交流中,教師曹聰發現他嚴重缺乏自信,專門參加了心理培訓,為小軒量身定制“喝水提醒員”“講桌管理員”的崗位,現在的小軒越來越自信了。

看到學生小楊把“粑粑”拉在褲子上,面對從教師到廁所一路的“土黃色物質”,教師陳懷超專門陪著學生在廁所度過了難忘的15分鐘,他還特別分享了自己小時候的糗事,來安撫孩子的內心。

“孩子的世界是非常單純的,孩子對教師的感情也是非常純真的,他們會讓你的努力看到收獲。”曾經和曹聰抱頭痛哭、一籌莫展的李亞文由衷地說。這個學期,最讓她高興的是,曾經的問題女孩小媛分數從27分躍升到92分,并且跟她關系極好,午休時間都要跑過來“抱抱老師”。

教師的關懷力體現在哪里,體現在懂得如何關懷學生并與之建立關懷關系上。

“要關系,不能佛系,關系比能力更重要。”在黃蓓紅看來,與學生建立關懷關系是教師一生的必修課。

對此,教師薄宇佳不僅感同身受,更身體力行。這位90后新教師戲稱自己就像狗仔隊追明星一樣,常常躲在門后“偷聽”孩子們的交流,因為這樣才能保持對學生情況的高度敏感。

不僅新教師高度認同班級導師制,老教師同樣被折服了。

“之前不理解,首先是沒時間談話,其次談話意義不大,但真正做下去,發現作用比想象中大得多。”教師吳湘梅告訴記者,班級導師制讓教師把孩子當成了自己人,孩子越來越依戀教師,自己這個導師當得特有成就感。

無疑,這是一個正向循環。導師們對學生的用心,每周、每月、每個學年厚厚的一沓學生成長檔案周反饋表、月反饋表是最好的證明,家長們對此有目共睹。

“我專門用了一個文件袋存放這些反饋表,希望孩子有一天自己發現并能夠感激所有為他付出的身邊人,通過自己的努力回饋社會。”學生洋洋的家長這樣寫道。

彼此關懷,享受教育的味道

讓教師成長為具有關懷力的教師,僅僅讓他們做“班級導師”就行了嗎?

當然不夠!

李唯的設想是:全校所有教師都結為成長合伙人!

在李唯看來,“成長合伙人”這個概念不僅僅是師徒結對,更體現了教師平等的思想。無論是年輕教師還是資深教師,對于好老師的標準是不會改變的。新崗教師與資深教師相互學習,取長補短。新教師積累經驗,資深教師不斷更新知識理念,彼此之間沒有高低之分。

“紅樹林的教師們要做一群有意思的人,要做有意義的事情,讓教育變得更加美好,讓關懷關系連接你我。”今年的“成長合伙人”簽約儀式上,李唯由衷地說。

經由“成長合伙人”的幫助,許多教師完成了迭代升級。

正是在李意新的幫助下,何佳華完成了從“金毛獅王”到“張三豐”的蛻變。

作為一名新教師,為了管住學生,以前的何佳華時刻都處于高度緊張的狀態,動輒發怒。直到她無意中聽到了班長的一句話:“何老師好兇啊!”

“那一刻,感覺自己心里好涼。”是時候作出改變了,何佳華找到了自己的成長合伙人李意新,對于“學生是沒有錯的”這句話有了更深刻的體認。

“現在的我,是非常淡定大氣的張三豐,無為而治,我要努力做優雅、端莊、溫柔的老師。”何佳華不無驕傲地說。

“以前聽過一句話叫‘born to teach’(生而為教)。佳華就給我這種感覺,渾身都散發著教育所需要的激情和機智,她具有成為好老師的素質。”李意新這樣評價亦師亦友的“合伙人”。

而對于教師王云錕來說,自己收獲最大的無疑就是“成長合伙人”劉宏金的一句話:你的成長速度與主動程度成正比。

這一年,王云錕開始主動學習,主動請教,主動聽課……去年底,在學校專門舉辦的“成長合伙人”新崗教師教學技能大賽上,她收獲了自己平生第一個比賽的一等獎。

同樣是一等獎獲得者的張丹丹,雖然是博士,但也從自己的合伙人——被稱為“課神”的胡小麗那里學到了很多。

“不管是博士,還是新崗教師,還是我,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成長合伙人’,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職業是教師,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使命就是為了更美好的教育生活!我們在一起彼此滋養,彼此關懷,享受成長!”快人快語的胡小麗說。

“戲精”上線 “關懷”落地

課堂是教育的主陣地,如何在課堂上進一步落實關懷的教育理念?

2018年,學校找到了戲劇教育這種表現形式。

“傳統課堂不是不能關懷,但在‘大班額’背景下,再怎么努力也會忽視部分學生。”在學校學生中心主任謝偉看來,戲劇教育恰恰能讓每個學生都參與進去,真正關注學生的內心世界。

為此,學校派出教育戲劇種子教師參加教育戲劇工作坊的培訓。

在學校的紅樹林大講堂第九期,12位教育戲劇種子教師一一登臺,分享自己的實踐經驗。

教師王凱莉在課堂中使用“鏡子游戲”教授古詩《月下獨酌》,通過教師入戲表演“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的情景,讓孩子模仿教師的動作、表情、語言。

教師饒珊珊通過“停頓動作”讓學生操練數學的平面圖形和立體圖形的分類。

教師譚蕾通過使用“定格畫面”和“建構空間”,大大提高了學生參與英語戲劇《白雪公主》角色扮演的積極性。

教師高丹將“動作傳真機”應用于音樂教學中音高的傳遞和構建,這讓單一枯燥的音高學習變得生動有趣。

教師萬逸琳則把“建構空間”“定格畫面”等應用到美術教學中,讓學生用身體感受線條與疏密關系,大大提高了學生參與興趣,同時也提升了學生對美的感受力。

尤其是胡小麗扮演的《狼來了》的牧童,讓人“大吃一驚”。

“胡老師真是一秒鐘‘戲精上線’,她拿凳子當道具、坐在地上拍腿、撒潑打滾等,把調皮的孩子演得活靈活現。”教師王凱莉嘆服不已。

“在將教育戲劇應用于課堂教學的過程中,有過辛酸和挫敗,但也充滿了驚喜。我們要不斷地反思和打磨課程,要始終把握從個體到群體互動、從簡單到復雜、從模仿到創意的三個原則,要時刻記得‘永遠鼓勵學生,永遠平等’。”胡小麗說。

這正是李唯設想中的關懷課堂——以孩子的興趣為主,以故事的形式開展并貫穿一節課或者一個時段的課,將更多的課堂任務交由學生思考并完成以游戲的方式練習……不管是語文、數學還是體育,每門課都應該成為孩子“表演”的舞臺。

“戲劇教育涉及更多的是合作和交往的問題,是學生處理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問題,也就是最終讓關懷如何在他們彼此之間落地的問題。”李意新說。

從課堂到課外,從學校到家庭,在教師關懷學生的同時,學生也在用他們特有的方式關懷著教師。一次次的關懷累加在一起,最終匯成了一片充滿關懷的紅樹林教育生態圈,而這正是李唯的夢想:為每一個兒童種下“關懷”的種子,培養他們自我關懷以及關懷他人的能力,這才是真的美好的教育,才是教育應有的樣子。

作者:本報記者 康 麗

0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主管  國家教育行政學院主辦  北京國人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運維  

京ICP備10030144號  京公網安備 11011502002811號

 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a一天堂网,色婷婷亚洲婷婷7月,快播三级片,黄色视频网,九九热线有精品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