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主管    國家教育行政學院主辦
服務熱線:400-811-9908    操作指南
首頁>基礎教育>正文

特級教師王崧舟:如何上一堂有魅力的語文課

語文課,不過如此。

根據我的經驗,語文教學的最難處也是最具魅力處,恰在于教學內容的不確定。十位名師上《秋天》(統編教材小學《語文》第1冊第1課),沒有兩位老師的教學內容是完全相同的,盡管他們面對的是完全相同的課文、完全相同的插圖、完全相同的課中提示和課后練習。

語文教學內容完全相同,既無可能,也無必要。但這并不是說教學內容可以隨意選擇,隨便加工,隨心處置。我認為語文教學內容可以用圖表示。

核心圈的內容,應該是確定的。教師的資歷、教學能力、教學風格可以不同,但無論誰來上語文課,核心圈的教學內容必須相同。核心圈的教學內容往往承載著一篇課文的核心語文價值,它是由文本的語文因素、課后的練習取向、單元的訓練重點、學段的目標內容、課程的基本理念等綜合決定的。從這個角度來說,語文教學內容的不確定是相對的。

輻射圈的內容,應該是可以選擇的。一個文本所蘊藏的語文因素往往是豐富而多元的,除了核心圈的內容是統一的、確定的,其余的語文因素都屬于輻射圈中的教學內容,教師可以有不同的選擇、不同的側重。其選擇和側重的標準,同樣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諸如教師個人的風格偏好、班級學生的語文興趣、課程改革的多元取向、學校文化的柔性引領、社會風尚的潛在影響等。同時,核心圈的內容與輻射圈的內容也會形成某種交互作用。

外圍圈的內容,應該是教師個體創生的。它跟教材文本之間雖然存在千絲萬縷的聯系,但這種聯系往往是間接的、微弱的、隱性的、松散的。核心圈和輻射圈的教學內容,都直接來自文本本身固有的語文因素,譬如,文本獨特的表達形式、文本獨具的審美意象、文本獨有的人文精神、文本獨創的藝術風格、文本獨到的修辭手段、文本獨立的思維方法、文本獨出心裁的思想見地等。而外圍圈的教學內容,則不是文本本身所固有的。它更像是一種超文本鏈接,信息源都來自文本以外。

完整的語文教學內容,應該由核心圈、輻射圈和外圍圈共同構成,但這并不意味著這三個層次的教學內容是并列的、并重的。理想的語文教學內容,應該以核心圈為主體,并通過對輻射圈和外圍圈的選擇與加工,呈現一種秩序和混沌相兼容的內容譜系。它是共性與個性的統一、底線與超逸的兼容、確定與可能的結合。

這就是“美在此處”的內涵所在。

就一篇課文的教學內容而言,應該是“五方會談”的結果。所謂“五方”,即指文本、作者、教師、學生、編者,缺一方都不可能產生適切的教學內容。

文本決定了教學內容的底色。核心圈的教學內容通常來自文本最有價值的語文因素,輻射圈的教學內容往往反映文本所承載的多元語文因素,即便是外圍圈的教學內容,也跟文本存在各種或隱或顯、或強或弱的聯系。

作者則是教學內容的背景。雖然作者并不直接參與教學內容的選擇,但作者所處的時代環境,作者的創作背景、人生經歷、人格特質等,都可能成為我們選擇文本語文因素、判斷語文價值的參照。

教師理所當然地扮演教學內容創生者的角色。教學內容的最初發現者、最終加工者、最佳統整者、最高組織者,非教師莫屬。文本也罷,作者也罷,提供的只是教學內容的加工素材——教材內容;學生呢,提供了教學內容的加工邏輯——認知特征;編者呢,則提供了教學內容的加工體制——課程意圖。能將四方匯總并創生為適切的教學內容的,只有教師。

學生決定了教學內容的最近發展區。學生的學情基礎,是教學內容的邏輯起點;學生的認知潛能,是教學內容的邏輯終點。在起點和終點之間,就是教學內容的有效區間——最近發展區。摸清起點、設定終點的,卻不是學生,而是教師。

編者提供了教學內容的課程依據。為什么選擇這個文本而不是那個文本?為什么設定這個單元主題而不是那個單元主題?為什么將這些文本編為一組而不是將那些文本編為一組?為什么這些文本安排在這個學段而不是那個學段?……這些問題背后的意圖都指涉課程理念和課程目標。但在教學內容的加工過程中,遵循這些依據的不是編者,而是教師。

這就是“美在此處”的外延所現。

“美”者,語文教學內容也;“在此處”,語文教學內容的“發現與確認”也。

《美在此處:王崧舟講語文課上什么》所講的都是對語文教學內容的發現與確認。

再說《美其所美:王崧舟講語文課怎么上》。這本書講的是“語文教學策略”的創生與運用。

“美其所美”的第一個“美”,是動詞,是過程,是策略;第二個“美”,是名詞,是依據,是結果。第一個“美”,講的是語文課怎么上;第二個“美”,講的是語文課依據什么來上,上成什么結果。

語文課怎么上,同樣涉及三個層次。

第一個層次:課堂教學規范。這是基礎層,每位語文教師都必須這么上,屬于底線策略。第一學段,要注重識字、寫字教學,要注重基礎性閱讀,要注重良好習慣的養成,要注重童趣化情境的創設等;第二學段,要注重片段教學,要注重體驗性朗讀,要注重學法滲透,要注重寫話訓練等;第三學段,要注重篇章教學,要注重思辨性默讀,要注重對表達形式的體悟,要注重讀寫互動等。如果是精讀類、“教讀”類課文,第一課時,要注重新舊知識的聯系,要注重整體感知,要注重基礎知識和技能的鞏固等;第二課時,要注重局部的品讀,要注重整體回歸與提升,要注重讀的拓展和寫的遷移等。這些都是第一個層次的要求。

第二個層次:課堂教學特色。人無我有,是特色;人有我優,也是特色;人優我奇,更是特色。陌生化是彰顯課堂教學特色的基本路徑和策略。所謂陌生化,就是對課堂教學的創意性構想、創新性轉化、創造性發展。陌生化以課堂教學規范為前提,但不囿于規范,不落入規范的窠臼,而是超越規范的限制,是對規范的一種揚棄。比如,文本解讀陌生化——見人所未見,發人所未發;教學目標陌生化——變肢解式的“三維目標”為整合式的“一得目標”(就是將各種被肢解的目標整合為一個核心目標);課堂結構陌生化——解構行文思路,重建課堂學路;教學策略陌生化——抽象內容以“舉象”顯之,關鍵內容以“復沓”強之,理性內容以“造境”化之,間接內容以“體驗”觸之,感性內容以“求氣”應之,等等。

第三個層次:課堂教學風格。這是課堂教學的最高層次。如果說課堂教學規范屬于“我注六經”的水平,“我”只是一個規范的執行者,課堂教學的主體性、創造性幾無空間可言,那么到了課堂教學特色層次,則是“我”與“六經”互注的水平,“六經”在規約著“我”,“我”又揚棄著“六經”,主體性和創造性得到一定程度的發揮。而進入課堂教學風格層次則是“六經注我”的水平,一切都是“我”的外化、顯化、對象化。這時,“我”才是課堂教學的核心與靈魂(“以生為本”是“我”所理解的“以生為本”,它并不外在于“我”;“學為中心”是“我”所踐行的“學為中心”,“我”才是踐行的覺者和行者)。風格一旦形成,人格便投射為課堂風格,課堂風格便成了人格的確證,這是“人課合一”的境界。

“美其所美”,首先要“各美其美”,這是上好語文課的策略論,是關于策略的策略。

這本書講語文課怎么上,主要講的是第二、第三層次的教學策略,重點講的是第二層次的。

學情分析。這是上好語文課的邏輯起點。它不是對學生的抽象研究,而是將學生置于課程語境下的具體問題具體分析。離開了教學內容這個參照系,學情分析只能流于空泛,既無針對性,也無實際的指導意義。從這個角度看,學情分析是一種關系分析,一端是教學內容,一端是認知水平,教師要分析兩者處于何種關聯,如何從認知水平出發,同化或者順應教學內容。因此,真正知道學情的恰恰不是處于認知端的學生,而是能將內容和認知聯結起來的教師。

模式設計。“怎么上”的邏輯起點一旦明確,接著就是從起點邁向終點的路徑設計和策略選擇,這就是模式問題。模式不能“化”,否則,不是僵化,就是窄化。模式有“常”的一面,因此,教師需要明確一些基本的課堂規律和準則;模式也有“變”的一面,因此,教師要敢于創新,勇于突破,善于超越,精于轉化。理想的課堂模式,應該是“常式”和“變式”的有機統一。這樣說,并不意味著“常式”是“常式”,“變式”是“變式”,兩者各自為政,簡單疊加。事實上,從來就沒有離開過“變式”的“常式”,“常式”恰恰是在“變式”中體現出來的。因此,模式設計,本質上就是“變式”設計。

節奏調控。模式設計是一種靜態設計,而課堂是活動的、活潑的、活生生的,因此,要將靜態的模式轉化為“活態”,就需要教師調控課堂節奏。課堂節奏的自變量只有一個——時間,教學內容在時間中展開,教學關系在時間中形成,教學資源在時間中轉化,教學效果在時間中實現。時間是節奏的近義詞,但時間又不等同于節奏,節奏還有因變量,諸如,動與靜、疏與密、收與放、張與弛、曲與直,等等。節奏是對時間的一種美的加工和調控,是教師按照美的規律重新使用和處理時間。正是節奏讓靜態的模式在時間之河中劈風斬浪,迤邐而行。

動態生成。正因為節奏是活的,對節奏的把握和調控也必須是活的,才有動態生成的可能和必要。課堂上,何時動,何時靜;動多久,靜多久;動中如何寓靜,靜中如何生動,這些都需要教師因時因地、“因勢因材”的動態生成。生成需要教師敏銳的基調感、精準的分寸感、良好的互動感。從某種意義上說,教學設計不是一次完成的,也不是課前完成的,而是教師在課中多次設計的。動態生成,考量的不僅是教師的經驗和技巧,更是教師的智慧和勇氣。

境界提升。所有的策略,最終指向課堂境界;所有的層次,最后成全課堂境界。在我看來,語文課的最高境界乃是語文與生命的合一。

倘若沒有語文這個大因緣,這一切既不可能無端生起,也不可能無故消逝。語文教師在教學中得到的各種生命體驗:從最壞的到最好的,從最卑微的到最榮耀的,從最痛苦的到最快樂的,都在這語文的光明里存在。

整個課堂,靜與動,疏與密,精彩與平庸,亢奮與克制,山重水復與柳暗花明,慘淡經營與漫不經心,盡在其中。我并不是在上課,我就是課;我并不是在講語文,我就是語文;我并不是在聆聽學生,我就是學生;我并不是在感覺一點點興奮、一點點矜持、一點點任性、一點點囂張,我就是興奮,就是矜持,就是任性,就是囂張。

把語文上成一束光,把自己上成一束光。

語文課,僅此而已。摘自《美其所美:王崧舟講語文課怎么上》,作者:王崧舟,源創圖書策劃,上海教育出版社2019年10月出版

作者:王崧舟

0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主管  國家教育行政學院主辦  北京國人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運維  

京ICP備10030144號  京公網安備 11011502002811號

 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a一天堂网,色婷婷亚洲婷婷7月,快播三级片,黄色视频网,九九热线有精品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